时维ZIKAN

幽灵船,了解一下。
老冰棍,了解一下。

我真是服了大家的抓拍水平,6666!

最近家里的猫咪来了,没时间更稿,争取下周更稿。

还好,一直在等那朵玫瑰花。

TSN/ME 恋爱洗牌 05

05

    这大概是Mark最难熬的夜晚了,他发起了高烧。整夜都睡不踏实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。以前经历过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乱窜,上一秒他还在跟Eduardo一起走在哈佛的雪夜,下一秒他看到自己坐在Facebook大厅的椅子上目送着Eduardo远去。

    他在梦中挣扎着想追过去,但是身体很重却怎么也起不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Eduardo越走越远。紧接着,Eduardo关上了那扇Facebook的玻璃门,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W……ardo……Wardo……Wardo……”

    Mark在梦中呓语着,身上忽冷忽热,他在床上蜷缩成一团试图找到一丝慰藉。

    Mark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,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室友给自己喂了药,身体也舒服了很多。虽然脑袋还昏昏沉沉的,但他仍然起身打开了电脑。

他这段时间想了很多,虽然这个世界变了可是他仍然是那个高傲不服输的Mark Zuckerberg。既然他回不去原来的世界,就只能接受并把这里变成原来的样子。在他心中无论是自己,还是Eduardo,都该回到它应该在的轨道。

    Facebook是一切的终点,也是一切的起点。庆幸的是Mark是它的创始人,它像是自己的孩子,所有的东西都非常熟悉,再创它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正如Mark所想,Facebook的编程非常顺利。初始的程序框架Mark非常熟练的搭建好了,甚至花的时间比原来少了一倍,它现在需要解决的还是原来的那个难题——服务器。

    这一刻Mark想到的依旧是那个人,哪怕自己曾经对他的做法很不认同把他踢出局了,可是此时此刻他想到的唯一的伙伴仍然只有他——Eduardo Saverin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唯一的朋友,你只有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 Eduardo曾经说的话一下子在Mark的脑海里炸了出来,Mark打了个寒颤,他咬紧了嘴唇,看着闪着荧光的屏幕倒影着自己的脸,面无表情地敲打着键盘。

    “NO……”不知道看了多久,他听见自己这么说道。

 

    忙完了这段时间,Facebook的雏形已经完成。他急冲冲的抱着电脑,冲出了寝室。他在哈佛的雪夜中穿行着,就像那天去找Eduardo一样激动,激动到甚至感受不到周围的寒冷天气。奔跑中呼吸产生的热气,让他的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,但是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——“找到他”、“找到他”。

    Mark去了艾略特,在寝室里只看到了Eduardo的室友,那人告诉他Eduardo正在参加投资协会的聚会。Mark急匆匆地道了句谢,又在那人诧异的目光中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赶到聚会地时那里已经开始了活动,幸运的是这里并不需要出示什么该死的身份证明。Mark跟门口的工作人员说了声找Eduardo就放他进去了,“看来这是个幸运的开始”Mark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一进去,只见房间里黑压压的都是人,Mark其实并不喜欢人多的环境,因为离得太近了让他没有安全感。感冒才好了一点点的他,在如此燥热的地方觉得自己的体温又升高了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在哪?”Mark低声嘟囔着,在人群中搜索着Eduardo的身影。他努力地穿梭在人群里,挤过一个又一个人并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,舞台上的主持人突然示意着大家安静下来。灯光突然打向了舞台上。在白晃晃的聚光灯下,一群投资协会的成员走了出来,那群男男女女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肆意的绽放着自己的骄傲,很是耀眼。

    Mark在人群中一眼就发现了Eduardo,他站在人群中稍后的位置。Mark知道他向来很重视自己的形象,此时的他肯定打扮了很久,穿着合身的Prada西装微笑着站在那儿看着台下的人。可是Mark很清楚的知道,他并没有在看自己。

    台上的人说着投资协会发展的方向,欢迎着新的加入者,这场狂欢只属于他们,Mark像是一个入侵者,身边的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。

    讲话很快就结束了,舞台上的人走了下去开始跳舞。Mark晃过神来打算去找Eduardo,可是刚抬脚就看到Eduardo侧身让身边的另一个男生先下去,甚至伸出手扶着他,怕他下台阶时摔倒。那个男生很自然地将手臂搭了上去,回过头,冲着Eduardo灿烂一笑。

    有点刺眼,Mark伸手挡了一下舞台上的放射灯。可是就在这一瞬间,那俩人又不见了。

    Mark急了,挤开人群朝那边走去。终于在角落中发现了Eduardo,以及……他身边的人。这时Mark才看清楚那人的脸,竟然是Rasul。他也穿着Prada的西装,原本随意披散的金色短发也像Eduardo一样梳在了耳后,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漂亮的绿眼睛。

    Mark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他只知道他们俩一直在笑。

    像是说了一个世界上最有意思的笑话一样。

    Mark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住了,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儿。他看着Rasul微微有些抬起头凑近Eduardo耳边,然后Eduardo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似的也低下了脑袋靠了过去。Rasul说着什么,嘴边哈出来的热气,轻轻地拂在了Eduardo的脸颊上。

    Eduardo笑了,就如同Mark记忆中的那样笑了。这时的Mark才反应过来,现在的Eduardo依旧是原来的他,不一样的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Mark觉得时间都停止了,周围浑浊的空气让他呼吸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这感冒大概是又加重了。

 

    “我是你唯一的朋友,你只有一个朋友。”在周围嘈杂的吵闹声和刺耳的欢笑声中,心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“NO……”不知道看了多久,Mark听见自己这么答道。

 

TBC

 

      2个“NO”的感情是不一样,这叫做“ 风水轮流转,马总寻找爱”。原来NO的拒绝,现在NO的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贴耳说话片段可以看看合集的封面图,嘻嘻~

 

TSN/ME 恋爱洗牌 04

04

    天渐渐的阴沉了下来,天空中飘起小雨。Mark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,他只知道自己被冻得浑身僵硬,路过酒吧的时候还进去狠灌了几杯威士忌。

    到了宿舍里发现只有Chris在,他看到满脸通红、一身酒味的Mark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的上帝啊,没想到分手对你打击那么大?”Chris搀扶着Mark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Mark冷着脸答道,虽然全身发热,但是他仍然清醒得可怕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他Chris有点想笑,毕竟Mark从未这么失态过。可是他又怕Mark生气,只好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不认识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“W……ardo”Mark沮丧地说。

    Mark的说话状态一反常态,声音又小又吐字又黏糊。这让Chris愣住了,他觉得这是Mark喝酒喝糊涂了的前兆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回应的Mark猛地爆发了,他开始不断地碎碎念,试图抒发自己心中的烦闷。“我知道他在生气,可是没有想过是这样。我来到这里已经够糟糕了,结果他竟然还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如果用这种事情来报复我,那也太幼稚了,可恶!”

    这看来真的是喝糊涂了,他的话毫无逻辑而且语速飞快让Chris听得断断续续的。他想把Mark扶回寝室,可是却被他挣脱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是怎么了?”Mark生气地站了起来,突然的起身让他有些踉踉跄跄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Wardo!”他像一个抢夺糖果的孩子一样怒气冲冲,别别扭扭的说着,“Eduardo Saverin!”

    Chris这才反应过来,他难以置信地歪着脑袋打量着Mark问道:“你跟他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……”Mark想说‘朋友’,可是那个词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你还认识他”Chris笑着道,“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,从来没听你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 Mark觉得自己是听错了,他摇了摇脑袋,盯着Chris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你什么时候跟Eduardo Saverin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应该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金融系的,我们又跟他不同系又不同寝室楼。”Chris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接着说道,“还是说你去了投资协会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不认识他,可是……”Mark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,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忽略了什么,吓得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翻看着。

    他手机通讯录里并没有多少人,父母、室友、少数认识的同学还有没来得及删掉的前女友。但是他来来回回翻了很多遍,都没有看到那个他原来每天会联系无数遍的那个人——Eduardo Saverin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以为Wardo会在原地等他,可自己的自信满满如今却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他身边的那个人是谁?”Mark想到了些什么,拿手机的手有些颤抖,一种无助感突然席卷而来。这个地方看似熟悉,却又陌生得很,甚至连最后的慰藉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金头发的那个男生?”说到那个男生Chris突然来了兴趣,“好像叫Rasul?他们是同学,好像也是投资协会的成员。那个男生的人气很旺,很多女生都喜欢他,甚至连男生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俩关系……很好?”Mark眼睛直直地盯着Chris一字一顿的问道,他期待会有奇迹,打破自己的设想。

    “当然,他们总是形影不离的。”Chris还好意的提醒Mark,“你千万别当着Rasul叫Eduardo为‘Wardo’。上次有个男生那样叫他,被Rasul揍了一顿。要知道那小子家境很好,一点也不怕学校的警告。亏得他长了那么一张好看的脸,还有Eduardo护着,不然早就被报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酒精让Mark的脑袋有些短路,他有点理不清Chris话的意思。可Chris还在说着,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听说‘Wardo’是Rasul为Eduardo取的昵称,你看这占有欲,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你看这占有欲,真可怕。

    占有欲,真可怕。

    Mark瞬间清醒了过来,他在Chris的诧异目光下,伸出手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。那突如其来的疼痛感,提醒着自己“现在的自己”是真实存在的。但它也像是一种魔咒,不断地加剧着Mark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感觉身体好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,呼吸都变得困难,快要溺毙了。紧接着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
 

TBC

    铺垫性情节,时间线额混乱导致马总身体虚弱,莫名觉得身体虚弱额马总可萌了【摸下巴

 

 

今晚赶稿~~~~

字字虐心!

风化雨:

自制 全文来自电影原台词




这张小壁纸我做了三个小时 一边做一边刷电影




做这种图简直是自残




第一二张16:9适合手机壁纸 第三张是A4尺寸




无良作者心累 无良想求红心蓝手




禁二改二传

TSN/ME 恋爱洗牌 03

03

    也许是酒精的缘故Mark这一觉睡得很安稳,甚至睡过了头错过上午的早课。他惊醒后看了眼钟,胡乱套了一件卫衣穿着他的拖鞋就冲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他并不打算去教室上课,而是朝办公楼跑去。他印象中的今天自己会被校委会叫去谈话,而Eduardo则在大楼外等着自己。虽然没有制造过那个程序,但Mark仍觉得事情的大致走向应该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聪明人的脑袋总是想着聪明事,Mark也不例外。他并没有打电话找Eduardo,而是想通过这样了解这个“世界”的世界线是不是跟以前一样。毕竟那天程序的消失,让Mark有些惶惶不安。更何况如果没遇到Eduardo,再去找他也不迟,要知道他总是会在自己能够找到的地方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秋天的哈佛天气开始转冷,Mark被冻得有点哆嗦。他将手揣在口袋里,大步跑去。路过的人群看着他急匆匆的步伐,都不由得侧身让开。

    离办公楼还有老远的Mark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就看到不远处办公楼大门口有一位少年正蹲在那儿。那人穿着黑色的风衣外套,透过外套能隐隐约约看见里面精致的Prada衬衫。他低着头,正看着手里手机,耳边挂着耳机正在音乐,似乎在等人。

    Mark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,心“扑通扑通”的剧烈地跳动着。他觉得自己浑身发烫,烫到都觉得脸颊带有热度了。这大概是太久没有运动了,Mark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一切都如自己所料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Eduardo了,毕竟自从开始打官司后自己每次见到他,他总是一副紧张、尖锐却又难过的样子。而现在眼前的Eduardo正乖巧的坐在那,软软的棕色头发,阳光照在他的身上,显得异常的温柔。这不是以后的Eduardo,而是原来的Eduardo。没有距离感,一切都很简单。

    Mark缓缓地走了过去,他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。当他站在Eduardo面前时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自己的口才仿佛一下子干涸了。

    直到Eduardo发现眼前有人,抬起头来时Mark才开口说道:“Wardo……你在这儿等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没多久……”Eduardo愣了一下,看了看表回答道,“大概……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Mark松了一口气,他第一次觉得让人等待不太好,连忙补充道,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几步,Eduardo并没有跟上来。回过头,却发现他还在原地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Mark看着Eduardo欲言又止的样子,突然有些紧张。可还没等Mark反应过来,突然身后的办公楼出来了一个人。那人嘀嘀咕咕的,一脸郁闷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男生一头柔顺的金色短发,皮肤看起来很苍白,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。可他看到了Mark和Eduardo后,脸上的郁闷神色一扫而光,绿色瞳孔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,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笑着朝这边挥了挥手。

    Mark想了想,自己并不认识那个人,他侧过头示意着Eduardo该走了。

可这时Eduardo却走了过去,笑着说:“Rasul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赔偿600美金,禁止我在寝室踢足球。”那个男生耸了耸肩,无可奈何道,“也许是我太傻了,我应该说是不小心把手机扔过去砸碎了窗户。我只是开了开玩笑,上帝啊,难道这里的人一点都没有幽默感?”

    “我早说了让你收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话着,Eduardo虽然说着泄气话,但很明显温和的语气并没有多严厉,相反还透露着些许安慰。

    那个男生突然注意到旁边多了一个人,一直站着这儿看着自己。冲着Eduardo歪了歪脑袋,问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Eduardo看了眼站在浑身僵硬的Mark突然有点尴尬,他突然想到Mark问过时间便答道,“应该也是校委会叫来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Rasul顺手接过了Eduardo手里的背包,冲着Mark礼貌性质的笑了笑,紧接着抬脚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下次可不能再这样做了。”Eduardo拍了拍Rasul的背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到这,Rasul回过头眨了眨眼睛,撒着娇道:“Wardo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

    Mark目送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浑身僵硬着,腿像灌了铅似的丝毫不能移动。他一下子懵了,就像被Bug席卷过的电脑,突然死机了,并且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那一瞬间觉得这是Eduardo的恶作剧,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,熟悉的对方,熟悉的动作,熟悉的人,但自己怎么从主角变成了一位旁观者。

    我的上帝啊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之前Mark乱成一锅粥的思维,好不容易理清了煮好了,却在端走时打翻了,现在简直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 Mark不知道自己在办公楼门口站了有多久,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空荡荡的脑袋里,一个又一个的念头纷纷闪过。

    嗯……伟大的Facebook创始人,这回可真是一团糟了。

 

TBC

     进入了正式剧情,看着马总一副“ 我是谁我在哪”的状态,这种感觉为什么觉得萌萌哒。

 

 

TSN/ME 恋爱洗牌 02

02

    Mark这几天路过门洛帕克的街道依旧总是能看到那个流浪汉,可抽完塔罗牌之后他自己总觉得有些别扭。脑子里像是被搅乱了的浆糊,一团糟。

    他匆匆一瞥,看到流浪汉又笑着看着自己,抬起脚匆匆离去。他不想再跟那个奇怪的人交谈,可一想到自己窘迫的心境,心情更糟糕了。他索性半夜不回家了,似乎这样就可以躲避那种糟糕的感觉。

    呆在Facebook办公室里Mark觉得自己的心平静了很多,代码就像是一针强力镇定剂,一下子把Mark拉回了现实世界。他在办公室忙碌着,工作时员工都不敢靠近他,因为面无表情的他特别有距离感。

    只见他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击着,钴蓝色的眼睛望着电脑屏幕。屏幕的荧光照在他的脸上,显得五官更冰冷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工作好像特别多,有可能是一连熬了几个通宵的缘故Mark越发觉得疲倦。困意渐渐地席卷而来,他试图抵抗着,保持头脑的清醒。他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能睡,他有些害怕自己睡着,害怕自己醒后脑袋一糊涂冲出去找某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自己一直努力不去关注的事——那个人要走了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闪过,Mark想抓住它,可还是放弃了。毕竟疲倦的工作消磨时间的同时,也消磨了他的冲动心。

    眼前的视野渐渐模糊,他有些支撑不住了。因为太久没有休息,这种似睡非睡的感觉让Mark觉得很舒服。单薄的风衣并没有让他觉得很冷,相反觉得心口热热的。他索性闭上了眼睛,脑袋栽了下去,随即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。

 

    一阵闹铃将他惊醒,他吓了一跳,几乎是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。他觉得自己浑身发热,头昏脑涨得好像是发烧了。Mark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低声呻吟着。脑袋中一片空白,那份疼痛让自己觉得脑袋快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一个男生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,“你这回可睡得真久,昨晚你差点发酒疯呢。”

    Mark抬起头看向那儿,一下子就懵了。那个男生自己非常熟悉,可自己知道现在他不可能出现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Billy?”Mark愣了好久才回过神,喉咙的疼痛让他的声音有些发哑。

    Billy看着他这个样子笑了,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跟Erica分手就这么大的打击?”这时的Billy一副看热闹的表情,甚至大声喊来了Dustin和Chris。

    Mark呆呆地看着挤在自己身边的室友和周围的环境,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现在在哪——哈佛柯克兰学生宿舍。

    “我们让他再好好休息下,看样子他还没有从宿醉中清醒出来。”看到Mark毫无反应,Chris将那俩人扯了出去,还善解人意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自己明明是在Facebook的办公室,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?

    Mark突然慌了,起身在卧室中翻找着,慌乱中他还碰倒了地上的啤酒瓶。卧室里随意摆放着心理学和计算机的专业书籍,墙上挂着的世界地图和日历,窗户外是哈佛的夜景。一切的一切正在提醒着他,自己现在正处于那个2003年的秋天。

    他起身冲了出去,客厅里室友在打闹着。他们看到Mark这奇怪的样子,把所有的问题全归根到昨天的分手事件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出去再挽回Erica?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昨天他可是在博客里说了许多胡话,Erica估计已经气得要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就不该喝这么多酒,或者还可以解释解释。”

    Mark看着室友三人讨论着自己,努力迫使自己冷静下来问道:“昨天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?你昨天和Erica分手了,回来喝了很多酒,还在博客里发酒疯。”Dustin打开了自己的电脑,将Mark的博客打开示意着他去看。印象中上面确实是自己当初胡乱写下的话,文字中充满了发泄意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做别的什么事吗?投票程序呢?”

    出来时Mark检查过自己的电脑,上面空空如也,并没有当初自己做的投票程序的痕迹。他还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,有可能这只是一场恶作剧。

    “投票?发完博客之后你就睡了,哪有什么程序?”Chris补充道,“睡了一整天,今天的课你都错过了。”

    Mark有些似懂非懂,突然觉得腿脚有些发软。他没有回答,只是在室友迷茫的目光中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。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扭过头生硬的问道:“昨晚……Wardo没有来?”

    “你问他干什么?”Billy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……什么。”

    Mark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卧室,瘫倒在床上。床铺柔软的触感和隐隐的酒味提醒着自己这不是一场梦。自己回到了大学时代,可是这个大学时代却和自己印象中的不太一样。明明和Erica分手后因为气愤编了一个投票程序,为了这个软件自己和室友、Wardo忙活了一晚上,甚至弄瘫痪了哈佛的网络。

    这是Facebook的开端,可如今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有软件,网络也没有瘫痪,Wardo也没有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,Mark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他想找个人倾诉,可看了手机界面好久,忍住了,又把手机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凌晨,太晚了。

    自己甚至没有想好说些什么,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跟他碰过面了。Mark在脑海中不断地想着明天自己找到他该说些什么,想象着他会怎么回答。在思量中又推翻自己的想法,翻来覆去想着,自己该怎么样才自然。

    想得太多,倒没有那么紧张了。酒精的刺激感再次涌上了大脑,渐渐地他又睡了过去。哈佛的夜晚很漫长,但是Mark在不安中却带着紧张的刺激感,他的潜意识里在疯狂的期待着,期待着这场秋日飓风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回,他想自己应该可以找到个避风港。

 

TBC

    要进入正式剧情了,等着让花朵当一个小甜饼,顺便虐下马总。